第57章 局面逆转

吴清风站出来说了这句话之后,原本就苍老的面容瞬间没了精气神,他无力地垂首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继续开口。

“那张所谓的断命药单其实是前几日这才弄出来的,我家里那败家儿子,从小就喜欢大手大脚花钱,虽然……”说到这里他顿了顿,掩面从喉间挤出挤出一句,“虽然我身为济世堂的活招牌,可也实在是无力承担这巨额的开销,所以前几日李氏找到我,拿了三千两银子让我做这个假药单时,我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。”

“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我也不想做这些昧良心的事啊。”吴清风说完这句话之后,便以手捂面,痛哭流涕。

可是云耿耿见他这涕泗横流的模样,心中却没有半点波澜,若今天没有司临澈的帮助,此时她可能就已经要被处以死刑了,毕竟弑父这个罪名在此时看来可是极其严重的。

而且就算她运气好,逃过一劫,自此以后只要出门都定会被人诟病,这城中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够将她淹死。

思及此,云耿耿精秀的面庞上浮现出几分隐忍的怒气。

吴清风、云福清一家,还有司文远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吴大夫这话说的倒是轻巧,你为了一己私利就如此栽赃陷害我,以为稍微哭一哭就能让人原谅你吗?”

说完这话,她冷哼一声,转手首危险的眯起眸子,似乎是漫不经心的睨着李氏,语调悠然,“还有大伯母,你那儿来的那么多钱,竟然能够收买济世堂的活招牌。”说到活招牌三个字时她还特地加重了语气。

“我们花费了多年积蓄难道不成吗?”李氏扶住臀部,颤抖着唇回答。

“哦?我记得大伯和你只不过在乡下种种庄稼,偶尔进城卖卖菜罢了,竟然能存到三千两银子?那日后大家伙还做什么生意,都去种庄稼好了。”云耿耿冷笑。

李氏听见这话,面色涨得通红,嘴巴开开合合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你既然说不出来,我就替你说,凭借你们的能力自然是支付不起这笔开销,可若是身后有人指使,拿了更大的一笔钱财给你们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”云耿耿一边说着一边将他们一家三口的神情尽收眼底。

李氏面色通红,敛着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,云铁柱则还是躲在她身后不敢露面,而云福清嘛……

她眸中闪过一丝精明的算计,“你们若是不想说也就罢了,反正到时候坐牢的是你们一家,那背后之人不论再拿多少钱,你们怕是都无福消受了,可若是你们将他供出来,想必还能免去牢狱之灾。”

果然,她这话一出,本就满头大汗的云福清像是再也忍不住,张嘴就喊道,“是司……”

“是我!就是我亲自指使的,没有什么幕后之人。”关键时刻,李氏竟然一把将云福清的嘴巴捂住,上前跪下认罪。

“都是我鬼迷心窍,为了得到福满楼,便谋划出这个主意,本也只是想让你坐坐大牢而已,这件事与你大伯和铁柱没有半点关系,都是我一人谋划的。”

云耿耿没想到这李氏竟会突然背下黑锅,而且看样子似乎打定了主意不想将司文远供出来。

“既然你承认了,那本官就先将你押入大牢,从后发落。”县官迫不及待的想结束这桩案子。

“大人稍等。”云耿耿不死心,又冲着云福清徐徐诱导,“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大伯母去坐牢?若是你将背后之人说出来,我定会向县官求情,不再追究你们的责任,从此之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。”

“你别再说了,老娘才不稀罕你的求情,云福清,带上铁柱回家去!”李氏咬牙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依照本官的判决吧,云掌柜你可还有异议?”

眼见着县官已经十分不耐烦了,云耿耿也自知套不出司文远的名字,于是只能作罢,拱手道,“全凭大人安排。”

一场闹剧由李氏和吴清风被抓起来作为结束,而云福清和云铁柱也虚浮着脚步离开,门外围观的百姓也都渐渐散去,衙门一时间清净了下来。

“多谢罗老板今日能够为我说话,实在是感激不尽。”云耿耿笑着冲罗大舟道谢。

“不必说这些客套话,云掌柜此番可欠下罗某一个人情,日后我可是要讨回来的。”罗大舟勾起唇角,毫不客气的开口。

云耿耿没想到他说话这样直白,不免心中失笑,抬手抵住唇角应道,“那是自然。”

罗大舟得到了满意的回答,客套一番之后就带上自己的人离开了,云耿耿也跟着司临澈上了马车。

车厢内。

“多亏你之前就有了安排,否则今日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。”云耿耿笑意吟吟的看着司临澈。

早在一个月之前,司临澈就派人手去和司文远手下不少的菜贩子谈合作,所以在司文远不知道的情况下,他已经和福满楼有了合作。

当时两人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,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,也不枉她前些日子天天早起亲自去检查菜品。

和云耿耿的庆幸不同,司临澈眸中依旧泛着丝丝寒意,“今日还是险些让你陷入险境,看来日后须得多派些人手在你身边,对了,以后我去何处会先让司义过来同你报备一声,以免再出现这样的状况你的人寻不到我。”

云耿耿见他神色间担忧,心里发甜,就想开个玩笑让他开心开心,于是就故意打趣道,“你这说的像是丈夫出门,同妻子交代行踪似的,你我之间还不必如此吧。”

“你我迟早要做夫妻,就当提前熟悉熟悉。”司临澈微微勾唇。

“这有什么好熟悉的?”

听见这话,原本坐在对面的司临澈一下子靠过来,俊隽的面庞在云耿耿眼中放大,嗓音低沉,轻轻吐出一句,“难道,你想熟悉一些别的?”

眼前的人面容如同精雕一般完美,此时他漆黑的眸子里全是自己的倒影,云耿耿被这深邃的眼神看得愣住,一时间忘记了呼吸。

最新小说: 抱刀行 末世重生之做个浪人 斗罗之皇龙惊世 这位火箭队小兵的鲤鱼王超凶残 顶级超英疗养院[综英美] 我的大坑货 人界仙鸿 大郅和科比的湖人王朝 新任孟婆有点呆 周天之上